公司新闻

明知故问 | 为什么吃播能火?

1

走出地铁站,回到家里,洗漱完毕,打开电脑,泛着荧光的电脑屏幕前,你疲惫的双眼重新焕发了光彩。

正了正身子,你揭开Kindle盖住的泡面,也点开了乐橙游戏注册吃播UP主最新的美食视频。看着屏幕那边UP主吃的美味,仿佛幸福就是自己的。

吃播,这种兴起时间并不长的直播形式,正凭借着对年轻人的强大吸引力,成为直播行业的一大热门领域。

在B站,做新奇食物吃播的“大祥哥来了”有260万粉丝;做家常吃播的“徐大SAO”有231万粉丝;而专门挑战大胃王的“大胃王密子君”,也收获了近200万粉丝。

吃播究竟为何走红?吃播仅仅只是吃吗?吃播走红又反映了哪些深刻的社会共象呢?准备好瓜子花生,前瞻经济学人APP“明知故问”小课堂开讲啦。

1

吃播 --- 一次真正的韩流

多数人可能并不清楚,吃播起源于韩国。

2014年,33岁韩国女性朴舒妍开始在在韩国最大的直播平台Afreeca TV上注册成为一名直播骑士(Broadcast Jockeys  类似中国的UP主),开始了自己的吃播之旅。

2015年,Afreeca TV上便涌现出了3000多名吃播UP主,有多达250个美食直播频道。借助韩国成熟的娱乐业,吃播很快就形成了从创意策划到编剧录制、剪辑制作,再到经纪人、大众传播、粉丝运营以及数据分析的完整产业链。

如同韩剧的流行,韩国吃播风潮很快就席卷到了日本、欧美,最终在2016年抵达一衣带水的中国。

按照腾讯研究院此前文章的总结,虽然现在世界各地都在吃播,但风格不尽相同。

比如日本强调大胃王,以“大胃王木下”为代表的巨量吃播与UP主本身小家碧玉的形象形成反差,在YouTube上,木下已经揽获430多万粉丝,视频累计观看累积观看有14多亿次。粉丝们甚至还义务成立字幕组,制作多国视频字幕全球分享,俨然用一己之力连接了整个吃播世界。

1

图为:“大胃王木下”挑战大碗麻辣烫 来源:视频截图

“美式吃播”则偏好表演:食量生猛,个性豪爽,用语粗糙。Paytas是北美吃播圈领军人物 ,其YouTube专属频道上有280多万订阅者,视频点击量超12亿次。

而在中国,AcFun和Bilibili承担了吃播的引入工作,早在2014- 15年,两家二次元平台就将日韩的吃播视频搬运到中国,到2016年,中国第一个“汉化版”的吃播UP主“大胃王密子君”正式上线。

1

图为:“大胃王密子君”挑战10份黄焖鸡 来源:视频截图

密子君一开始是通过赢得“百人生撸白米饭”、“挑战千亩花田”等吃货挑战赛打开了自己“大胃王”的名气。开启吃播生涯后,凭借先发优势和名副其实的“大胃王”表现迅速走红,成为中国吃播界的翘楚。

到2017年,随着吃播的盛行,中国吃播平台也群雄并起。斗鱼走混搭路线,以“美女+吃播”夺人眼球;快手则是“农村包围城市”,强调土味吃播;抖音则成为网红食品和网红餐厅的种草机和孵化器。

吃播为何能火? ---  感性需求与理性产业

就像每个人看到美味食物都会情不自禁的咽口水,吃播的走红,其背后体现的是国人,尤其是年轻人的情感需求。

 孤独经济:一个人也要热闹

早前已经有很多文章解读了有关中国年轻一代的“孤独经济”,从撸猫到陪玩,吃播也是其中一种。

随着996的盛行,被强烈挤压的休闲时间,与其麻烦别人走出家门相对无言,还不如在家里葛优躺看吃播,享受美味;要是赶上UP主直播,还能和UP主以及万千志同道合的网友们一起交流,即使一个人,也不是“孤独的美食家”,心情也就好了不少。

 心理代偿: 我吃不到的,别人替我吃也行

心理学中有一种代偿机制,就是个人的某些需求因为某些原因没有得到满足,所以只能通过其他方式来得以满足。所谓“望梅止渴”“画饼充饥”,就是通过代偿机制获得了一定的心理满足感。

吃播同样如此,对一部分不理解吃播的人来说,看着别人大快朵颐像是受罪,但也有很多人认为,既然我吃不到,别人帮我吃也行。

这种心理代偿需求已然越来越广,一方面是年轻人对于未知世界的好奇心越来越重,工作限制了他们只能长期呆在一个地方生活,但吃播却延展了他们对于世界的美好想象。

还有一种渴求心理代偿的就是健身人群,因为健身而放弃高热量的美味食物,每天举铁累趴,回到家也只能是对着鸡胸肉、蔬菜沙拉,此时打开吃播,刺激一下唾液分泌,手头的食物也美味了几分。

当然,现在的吃播UP主也在变着法儿来刺激观众的心理需求,在食物、食量之外,寻求更加新颖的吃播形式,比如野食、比如吃播ASMR,看着满屏五花八门的食物,在配合咀嚼食物发出来的声音,这种独特体验将吃播的魅力发挥地淋漓尽致。

 喜欢吃: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

吃,从来就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,无论是八大菜系,还是街头苍蝇馆,华夏大地有人的地方就有美食。

近些年来,以《舌尖上的中国》、《人生一串》为代表的美食节目的大热,更是激发了人们对于吃的无限热情,也为吃播这种更为灵活、轻巧的展播模式提供了受众基础。

食欲是人类最大的欲望之一,没有什么是一顿美食解决不了的,美味的食物可以带给大家巨大的心理安慰和幸福感。

 产业化:吃出一条产业链

吃播在满足人们对美食的美好向往的同时,相关负面新闻也层出不穷,催吐、声道损害、嘴角糜烂、营养失调等有关UP主健康的问题频频被曝光。

人们好奇,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让UP主们舍弃健康来“拼命吃播”?

答案只有一个,钱的力量。

对于已经成名的UP主来说,吃播的月收入可能就是普通上班族的年收入。据说“大胃王木下”年收入大约在1.2亿日元,约合人民币724万元,折算成月收入,可达60万元。

茨威格曾说,这世间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,其实早已经在暗中标好了价格。看似只是因为食欲而兴起的吃播乃至更为广泛的直播产业,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产业链。

4

图为:直播产业基本模式 来源:前瞻经济学人APP整理

对于吃播UP主来说,在如此产业链下,收入来源有很多,粉丝打赏只是其中一小部分,高人气UP主可以平台入驻签约,享受分成;视频中也可以接受高额广告植入以及商业活动。

而对于人气更旺的UP主来说,曝光度的增加还可以给自己带货,发展自己的品牌,甚至还能够上综艺,往娱乐圈发展。

综合以上,前瞻经济学人APP认为,发源于韩国的吃播在全球范围内已经成为一种热潮;在中国,对食物的美好向往让吃播有天然的基础,而年轻一代的孤独感让吃播承载了一定的情感需求,加上心理代偿机制的作用,吃播的年轻受众基数庞大;同时,吃播产业化也让个人吃播行为逐渐体系化发展,这让吃播持续大热的同时,也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UP主们的身体健康,行业不良现象也屡有发生。

以上便是本期前瞻经济学人APP对于“明知故问 | 为什么吃播能火?”问题的解读。吃,是一件幸福的事,前瞻经济学人APP希望,希望无论是看吃播还是做吃播的人,都能在美食中找到久违的幸福感。

本文参考资料:

腾讯研究院 《吃播,是怎样凭借一己之胃“征服”世界的?》

陈烁 《月入过万?狂吃不胖?一文揭秘吃播行业背后产业链!》

相关深度报告 REPORTS

2019-2024年中国网络直播行业商业模式创新与投资机会深度研究报告 2019-2024年中国网络直播行业商业模式创新与投资机会深度研究报告

本报告第1章分析了中国网络直播行业的发展环境;第2章对全球及主要国家网络直播行业的发展状况、盈利模式、发展趋势进行了分析;第3章对中国网络直播的市场需求、竞争格...

查看详情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联系人:张先生

手机:

电话:

邮箱:

地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