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司新闻

马克龙发公开信20问“黄背心” 法国人:我们思考还要你干啥?

马克龙公开信

法国的“黄背心”运动已经持续了快2个月,以至于总统马克龙连个像样的新年都没过好。于是,他不得不一改过去强硬自信的形象,于1月14日发表了一封公开信,提出20大问题,寄希望于一场全国性大辩论。

这些问题可以归纳为4个大类,任何正与经济不平等、紧缩、国家角色、气候变化和民主作斗争的国家和人都可以思考一下:

经济不平等和公共支出:

“我们怎样才能使我们的税收制度更公平、更有效?你认为应该先降低什么税?”

“你认为政府最应该节省的开支是什么?”

“我们是否应该取消一些过时或过于昂贵的公共服务?反过来,你对公共服务有新需求?该如何为其提供资金?”

“我们怎样才能更好地制定社会契约?哪些目标应该优先考虑?”

国家的角色:

“法国是否存在过多的行政或地方政府级别?是否应该加强权力下放,赋予公民更多的决策权?该下放到什么层次?”

“你希望国家怎样组织起来,怎样才能改进它的行动?我们是否应该审查行政当局的运作?如何审查?”

“国家和地方社区应如何改善以更好地应对我们最困难挑战?”

气候变化和环境:

“我们如何为生态转型拨款?”

“我们如何为所有人提供具体的解决方案,直接更换旧锅炉或旧汽车?什么是最简单、经济上最可持续的解决方案?”

“在搬家、住房、供暖和喂养方面,应该由地方而非国家提出的解决方案是什么?你有什么具体方法加速环境转型?”

“我们如何保证抉择的科学性?我们如何与国际伙伴分担负担,使我们的农民和实业家在国际竞争中不吃亏?”

民主:

“空白选票应该得到承认吗?我们应该强制投票吗?”

“在议会选举中,公平代表的适当比例是多少?”

“我们应该限制国会议员或其他类别民选官员的数量吗?比例应该是多少?”

“我们的议会在代表我们的领土和公民社会方面应发挥什么作用?我们应该改变它们吗?如何改变?”

“你希望看到什么样的变化,让公民参与民主政治更加积极?”

“我们是否应该将某些未经选举的公民,例如通过抽签选出的公民,与公共决策联系起来?”

“我们应该增加公投的使用吗?谁对此负责?”

“你对改善国内的种群融合有什么建议?在移民问题上,一你希望议会能够制定难民庇护义务的年度目标吗?我们如何应对这一持久的挑战?”

“在国家和宗教之间,我们如何加强法国的世俗主义?我们如何确保尊重共和国的相互理解和无形价值?”

这20个问题很关键,问的也很正确,但是,这种问题显然应该是马克龙问自己,而不是问法国国民的。如果法国民众都答上来了,还要法国政府干啥?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联系人:张先生

手机:

电话:

邮箱:

地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