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司新闻

市值蒸发惨遭腰斩 王小川究竟遇上了怎样的中年危机?

在金融资本圈,一直流传着“十年一轮回”的关卡预言,经济放缓的信号曾令许多互联网巨头在去年过得如履薄冰。恰逢开年之际,乐橙游戏搜狗也于近期发布了2018年Q4财报,正如“钻石王老五”王小川坎坷的私人生活一样,搜狗在营收方面的表现也不容乐观。

据财报数据披露,搜狗2018年Q4总营收为2.978亿美元,年同比增长7%,与上一季度持平,净收入为2640万美元。但从利润上来看,其2018年营业利润为4468万美元,相较于2017年同期9388万美元有大幅下降,将近“缩水”了一大半。

回忆起上次遭遇“滑铁卢”,仍是十年之前,彼时的王小川在事业、爱情、家庭上接连翻车,先是因理念不合被迫与张朝阳分道扬镳,后又经历女友分手,面对频频打击,王小川甚至立下了“搜狗不上市就不找女朋友”的誓言。

2017年11月9日,搜狗在纽交所顺利敲钟上市,发展至今,搜狗输入法已成为中国第三大手机应用,日均用户4.3亿,年同比增长28%。作为语音应用,其不仅每天要处理5.4亿条语音请求,还担当起了另一项重任,即为搜狗搜索导流的核心入口。

但要知道,无论是百度、360还是搜狗,都对搜索带来的巨大流量虎视眈眈。而搜狗输入法此前推出了“灵犀”功能,用户只需点击输入法选项,就能自动跳转至搜狗浏览器进行该条目的资讯查询。对比百度和360旗下的众多产品矩阵,搜狗高度依赖输入法为搜索导流的模式,也终在近几年触及到了红利天花板。

财报显示,搜狗2018年Q4营收成本为1.861亿美元,年同比增长39%,其中主要为流量获取成本,为1.499亿美元,年同比增长69%,占到总营收的50.3%。在营收利润本就不佳的情景下,成本不断飙升,着实难掩搜狗被嘲“凉凉”的尴尬处境。

更值得关注的是,截至2019年2月12日,搜狗的股价已跌至5.92美元,市值从曾经的60亿美元呈现断崖式滑坡,如今股价仅为23.51亿美元。看来这次,王小川注定是逃不过年过40的中年危机了。

眼见搜索业务毫无起色,搜狗便开始另谋生路,将目标瞄准到了AI领域。谷歌有AI黑科技,为在夹缝中求生存,王小川出于无奈,只好选择了走“自然交互+知识计算”方向。去年9月,“搜狗翻译宝Pro”正式上市,售价2499元,王小川还特意亲自出面,为这款硬件产品“代言”。遗憾的是,这款智能硬件并没有在市场上掀起多大浪花。

对于搜狗而言,半路出家转型人工智能,如同一把双刃剑,关于搜索的故事还没有收获Happy Ending,便急急忙忙开始画起了AI的大饼,更何况其在研发方面的投入还不及百度的十分之一。

反观百度智能云,早已搭上了在线旅游行业头牌——携程的顺风车,签订深度合作,双方将通过云+AI助力携程率先在旅游市场智能化升级。

百度智能云以ABC三位一体、深度融合让云成为一种全新的能力,用“最全面最落地的A+最开放最安全的B+持续领先的C”与IoT、区块链、边缘计算结合,构建服务于金融、新零售、新制造等创新行业的一站式服务体系。全形态输出130多项AI能力。

对比之下,搜狗的AI生态布局则显得过于“自闭”,不仅缺乏完整的产品体系,也没有串联现有主要业务的合作伙伴,想要依靠自身闯关人工智能,怕是难以劈波斩浪。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联系人:张先生

手机:

电话:

邮箱:

地址: